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贤宗法师应宝陀讲寺之邀主讲《佛说四十二章经》
·2018海南佛事用品展 助力佛教文化产业与旅游深度融合
·2018年北京天开寺法务活动安排
·普陀山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道生长老安详示寂 世寿96岁
·南海国家佛教文化高峰论坛4月将在海南举行
·弥陀圣诞 披剃出家
·2018年1月17日—23日山东菏泽三学净苑佛七纪实
·2018年1月24日山东菏泽三学净苑释迦牟尼佛成道日法会圆满举行
·2018年1月24日开应法师主持山东菏泽三源寺释迦牟尼佛成道日吉祥法会
·2018年1月25日开应法师主持山东菏泽三源寺挂九龙金匾暨放生吉祥法会
本周焦点
·文化回归,智慧传承丨2017年山东菏泽三学净苑第四届大学生国学文化夏令营之课堂篇
·温暖的跨年夜!慈济全球关怀“日落爱不落”!
·湖北咸宁潜山寺今日举行露天观音开光法会
·明哲长老舍利在嘉祥法云寺分拣
·2018年台湾高雄灯会艺术节将举行 3D光雕映佛光山
·广西藤县太平狮山宁风寺大雄宝殿奠基法会
·佛学在线2017年3月放生
·全国各地佛协及寺院为四川九寨沟,新疆精河县地震灾区举办超荐祈福法会
·绍兴安康寺举行重建落成五周年庆暨财神菩萨开光法会
·浙江绍兴炉峰禅寺传戒法会:教搭衣 展具 排坛班
推荐阅读
·佛骨舍利与中国佛教之缘
·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朝阳寺举行地藏殿藏经阁落成庆典
·湖北黄梅四祖寺壬辰年放生法会圆满
·吉林六鼎山景区金鼎大佛开光以来首次举办传统庙会
·江苏东台弥陀寺召开四众弟子会议
·世界最高阿弥陀佛铜像将免费对外开放
·福州西禅寺的台湾情缘:本是台湾佛教源流之一
·上海市普陀区两个专项工作汇报会在玉佛禅寺举行
·河北廊坊永清白塔寺2012年水陆法会圆满送圣
·湖南武汉归元护生群联合红安天台寺举行大型放生法会
佛教新闻 > 国内新闻 > 内容

46斤老鳖 两千贱卖放生者【图】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2-19 09:13:42 来源:互联网 人气:

46斤老鳖 两千贱卖放生者【图】


  中国佛教新闻网讯 昨上午11时许,两热心人士在渝北区花卉园门口遇到一男子叫卖46斤重的罕见野生巨鳖,两人花2000元买下欲标记后放生。但这只“鳖长老”,是否需要标记后放生引来围观市民的热议:标记刻字会划伤巨鳖,不标记担心二次被捕难以继续高寿。

  几番权衡后,两热心人在记者和众多市民的见证下,在“鳖长老”的裙边上带了个“耳环”,放生嘉陵江。

  听说放生 两千贱卖

  昨日上午11时左右,渝北花卉园门前,一自称四川渠县人的中年男子,背着一只硕大的巨鳖叫卖。“见过它的老渔民说,这只‘鳖长老’有500岁了。”中年男子称,这只鳖重46斤,是他渠江边的泥沙中挖出来。现场称量,鳖重45斤8两。

  围观市民告诉记者,之前有人出价万元欲买鳖食用,被中年男子拒绝。

  上午11时许,从此路过的两名30岁左右的男子,还价2000元称买鳖放生,不料中年男子一口答应:“你们放生也算是做好事,我贱卖了。”

  付款后,两人将“鳖长老”带到花卉园西三路,在一家餐馆借了个盆子暂时安顿,准备午饭后放生。餐馆最大的一个直径80厘米的铝盆,根本装不下“鳖长老”,裙边只得搭在盆沿上。

  是否标记 买家犹豫

  花卉园西三路有只罕见巨鳖的消息,一下在周边传开,附近居民纷纷前来沾福气。

  “在龟、鳖背上刻字是个传统的做法,刻名放生可以延寿,并可带来福气和财运。”一市民建议说。也有人表示,鳖花2000元买来,图个福气,也应该刻几个字。

  刻字的呼声越来越多,两人也觉可行,于是找来刻章师傅。但刻章师傅发现,鳖壳很薄,刻字会伤及鳖的体肉。“别刻了。既然是做好事,既要放它走,就不要让它带着伤痛走。”一旁又有市民建议。

  担心刻字弄伤了巨鳖,两人决定不刻了。

  但随后40多岁的张先生一席话,又改变了二人主意。张先生说,如果刻字标记,巨鳖下次被捕遇害的可能性会减小。“我住在江边,知道渔民有个习惯:捕到刻字的龟、鳖,要立马放生,否则会遭遇不幸。”

  权衡之下,两人最终决定在鳖的裙边打个小孔,给它带个“耳环”做标记。

  大叫一声 老鳖游走

  下午1时许,刻章师傅做好刻有放生者姓名的标记牌。两人带着“鳖长老”和标记牌,来到石门大桥下嘉陵江边。

  记者了解到,两热心人一人叫彭建,是某劳务公司的老总,另一人叫宗学波,就职于渝北区旧城拆迁建设办。彭建说,他们第一次放生的是只一斤多重的野生甲鱼,“放生时小鳖回头一望,让我们觉得动物也是有感情的,这也是我们这次买巨鳖放生的最重要原因。”

  嘉陵江边,彭宗两人用铁钉在“鳖长老”裙边上打了个小孔,将标记牌系上。随后,抬着“鳖长老”慢走到江边。接触到江水后,“鳖长老”若有灵气般叫了一声,沉到水里,冒着水泡慢慢远去。

  放生结束,仍有人议论该不该伤害动物肉体做标记。赞同者称,这是传统,而且作了标记确实有利于动物再次被抓后的安全。一老渔民也证实,渔民捕获到有标记的动物,大多会立即放生。

  不过,反对者表示,放生动物回归自然,初衷就是不让它受到伤害。“歹心肠的人,即使抓到刻字的龟鳖,肯定也照杀不误。我们何必还来伤害动物。”市民刘水寿说,刻字传统早该废了。(稿源:重庆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