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中佛协南传佛教福慧袈裟暨福慧书屋捐赠仪式在云南举行
·2018年青海宗喀巴文化艺术研究会年会在湟中举办
·福建黄檗文化交流团访日 以文化为桥促中日民间友好
·少林寺戊戌年精进七“起七”
·第29届世佛联大会在日本召开 主题为“践行慈悲”
·大理崇圣寺举行“新时代新作为助力国家大外交”工作研讨会
·普陀山普济禅寺举行“弘法利生”讲经法会
·普陀山南海观音文化节"僧众礼佛顶、万信齐朝拜"法会圆满
·厦门鸿山寺恭逢药师佛圣诞礼拜《药师忏》消灾祈福
·“佛教文明的传播途径”国际学术研讨会将于洛杉矶举行
本周焦点
·为何家中常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因可能是它
·一诚长老圆寂追思法会 学诚法师为荼毗举火
·圣辉法师呼吁教界学习巨赞法师三大精神:求索、担当、奉献
·福建黄檗文化交流团访日 以文化为桥促中日民间友好
·2018年青海宗喀巴文化艺术研究会年会在湟中举办
·大理崇圣寺举行“新时代新作为助力国家大外交”工作研讨会
·少林寺戊戌年精进七“起七”
·“广行仁慈,博爱济众”慈悲放生法会在惠日禅寺举办
·普陀山普济禅寺举行“弘法利生”讲经法会
·西宁塔尔寺活佛西纳·洛桑旦贝坚赞圆寂 世寿81岁
推荐阅读
·佛骨舍利与中国佛教之缘
·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朝阳寺举行地藏殿藏经阁落成庆典
·湖北黄梅四祖寺壬辰年放生法会圆满
·吉林六鼎山景区金鼎大佛开光以来首次举办传统庙会
·江苏东台弥陀寺召开四众弟子会议
·世界最高阿弥陀佛铜像将免费对外开放
·福州西禅寺的台湾情缘:本是台湾佛教源流之一
·上海市普陀区两个专项工作汇报会在玉佛禅寺举行
·河北廊坊永清白塔寺2012年水陆法会圆满送圣
·湖南武汉归元护生群联合红安天台寺举行大型放生法会
佛教新闻 > 国内新闻 > 内容

深圳女替父扫墓被强送精神病院后 出家为尼状告家人【图】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08 08:58:00 来源:互联网 人气:

深圳女替父扫墓被强送精神病院后 出家为尼状告家人【图】


  中国佛教新闻网讯 “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我一个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事实证明,当初我的家人和那些医生全都是错的。现在应该是还我清白的时候。”昨日,已经出家为尼的邹宜均走出法庭时说。

  邹宜均将母亲、二哥和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告上了法庭。两年前,邹宜均被家人强送精神病院,关了三个月,直到偷偷逃出。一年前她出家为尼,希望平复这段惨痛经历,但这段经历一直纠结着她,晚上噩梦连连。昨日,此案在白云人民法院开庭。

  为父扫墓突被绑入精神病院

  2006年10月21日,27岁的深圳女子邹宜均与家人一起为父亲扫墓,回家路上突然遭到8名自称是公安人员的男子“绑架”;几个小时后,邹宜均被这伙男子送进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关进病房。

  白云心理医院称,受邹宜均家属委托,在经过偷偷诊断后,确定邹宜均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才对其进行收治。

  邹宜均的朋友获知消息,赶到广州营救。白云心理医院以邹宜均的朋友不是“病人的委托人”为由,拒绝释放邹宜均。10月24日医院举行专家会诊,诊断为“无精神病性症状的狂躁”。院方称,该病症状患者为“无自知能力”,会“自我伤害”。

  神秘失踪 援救受阻

  邹宜均朋友不接受院方诊断结果,继续设法营救。10月26日,邹宜均却在白云心理医院神秘失踪。

  昨日,再次在广州现身的邹宜均透露,2006年10月25日深夜,家人为阻止外界对其援救,将她从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又强行转移到中山埠湖医院禁锢;直到2007年1月26日,放其出院。

  邹宜均说,从医院出来后,她又被家人软禁在深圳的家中;直到几天后,她偷空逃出;一直在寻找其下落的朋友才最终见到她。

  邹宜均的朋友兼律师黄雪涛介绍,在邹宜均被禁锢在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和失踪的几个月里,她曾尝试着用各种方式与邹宜均的家人沟通,但始终未果。

  黄雪涛称,邹宜均离开家庭独自生活已经过去2年多,到现在一直生活得很好,也不曾伤害到任何第三人。事实证明,她的家人及相关医院,当初以各种目的和理由将其禁锢在精神病院,都是错误的,“现在应该是还她清白的时候”。

  出家为尼以疗伤痛

  昨日上午9时,此案在白云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邹宜均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三方赔偿其精神损失费1万元,并赔礼道歉,消除因强行送其进入精神病院给她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

  “我不想顶着一个莫须有的‘精神病人’过一辈子”,邹宜均说,被家人强行送入精神病医院的惨痛经历,一直纠结着她。2年多时间里,她不曾睡过一个好觉,夜里经常被噩梦惊醒。

  1年多前她选择出家为尼,希望用宗教的力量来平复这段惨痛的经历,但还是不能。“没法忘记,在医院,他们强迫我吃药,甚至还威胁对我进行电击治疗;现在只有通过法律给我公平”。

  邹宜均曾在博客中写道:“绑架对我而言,是一桩永远都抹不掉的恐惧和阴影,可是,至今仍然没有人回答我,那八个男子是什么人。”

  黄雪涛律师称,对三方被告只提出1万元精神损失赔偿,这只是象征性的索赔。打官司关键还是希望法律给邹宜均“正常人”的身份,“如果不打官司或官司输了,她的家人还是可能会随时将她送入精神病院”。

  家人:我们是为她健康着想

  邹宜均的母亲和二哥均未到庭,其代理人称,当初家人将邹送入精神病医院,完全出于关心邹宜均的健康着想,并不带任何恶意。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称,在将邹宜均收治之前,医院方有关专家曾对邹宜均进行过“面诊”,初步断定其的确有精神方面的病情,医院才答应其家属对其进行治疗。邹宜均的代理律师要求医院出示其“面诊”病历,院方当庭没有出示。

  链接

  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亲属在送精神病人住院治疗前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请并由法院做出宣告。只有法院宣告公布以后,相关亲属才具备精神病人的监护人资格,才能将病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稿源: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