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多省市佛协召开会议贯彻九届三次理事会会议精神
·香港青年“邂逅”藏族唐卡 体验“笔尖上的修行”
·几近失传的齐吾岗巴派唐卡亮相雪顿节
·沉香寺奉献爱心助力精准扶贫
·十一世班禅:和平来之不易要为社会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扩大会议在广州召开
·五磊讲寺“天台宗与佛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圆满举办
·加拿大五台山仿唐大雄宝殿上梁圆满
·法鼓山农禅寺举行“2018梁皇宝忏法会”
·厦门鸿山寺圆满举办第十期“千人共诵地藏经”法会
本周焦点
·加拿大五台山仿唐大雄宝殿上梁圆满
·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扩大会议在广州召开
·吉林省佛教讲经交流会培训会议在白城召开
·五磊讲寺“天台宗与佛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圆满举办
·法鼓山农禅寺举行“2018梁皇宝忏法会”
·中佛协副会长演觉法师会见韩国圆佛教耕山法师一行
·江苏金湖大佛寺首次佛七法会殊胜圆满
·赣州市佛教协会隆重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市宗教局和市佛协会在会场肯定和赞扬了佛学在线网站的工作,并进行了指导和开示。
·北京考生雍和宫拜文殊菩萨 祈祷考出好成绩
·广西藤县太平狮山宁风寺大雄宝殿奠基法会
推荐阅读
·佛骨舍利与中国佛教之缘
·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朝阳寺举行地藏殿藏经阁落成庆典
·湖北黄梅四祖寺壬辰年放生法会圆满
·吉林六鼎山景区金鼎大佛开光以来首次举办传统庙会
·江苏东台弥陀寺召开四众弟子会议
·世界最高阿弥陀佛铜像将免费对外开放
·福州西禅寺的台湾情缘:本是台湾佛教源流之一
·上海市普陀区两个专项工作汇报会在玉佛禅寺举行
·河北廊坊永清白塔寺2012年水陆法会圆满送圣
·湖南武汉归元护生群联合红安天台寺举行大型放生法会
佛教新闻 > 国内新闻 > 内容

佛学院招聘教师 中国佛教教育如何走出困境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1-12-20 12:20:0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导语中国大陆恢复落实宗教政策后,各地开始兴办佛学院,但几十年来,成才者却寥寥无几。虽然近年来中国佛教教育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至今依在困境中徘徊。2011年5月21日,深圳弘法寺佛学院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教师,这在中国佛教教育史上还是第一次。那么,弘法寺的创新之举能否给中国佛教教育带来一些启示?中国佛教教育又将如何走出困境呢?

传印长老:佛教教育要赶时代,不能视而不见

文革以后佛学院和50年代、60年代有本质的不同,现在是要赶上时代,提高发展,提供条件,鼓励我们加强发展,给我们的空间前途开拓很广,很广远。过去是改造思想。现在把我们佛教这个事,与把中华文化、中华民族的崛起联系在一起,提高到这种高度。我们中华民族、中华文化要崛起,其中包括佛教文化,就是佛教要赶上来。

佛学院的学生应该是已经出家的,没出家也可以,考上佛学院再出家也可以,前提都要出家,要百分之百地地道道自己反省,自愿信佛出家而没有任何力量左右。

改革开放时代的发展,要同步的向前推进,所以不能够老翻过去的老黄历,现在是新事物层出不穷。比方说,网络世界,网络空间,太虚大师那时候没有,现在非常不可思议。有这样的发展,我们佛教教育不能说是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也要跟上时代,来利用这些发挥作用,来普及人间佛教。

   王雷泉:中国佛教界存在着“三资危机”

\

王雷泉:复旦大学宗教学系主任。(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对佛教教育的理解和具体实施,几乎都局限于僧伽教育;在办学形式上,则几乎都是仿照世俗教育的全日制学校模式。这种办学方式的效果已引起海峡两岸、教内教外学者的反省。迄1949年为止的全中国僧教育,释东初断言“可谓是彻底的失败”;从1948年至1991年四十三年中台湾佛教教育的成就,蓝吉富认为“仍然无法让人满意”;闽南佛学院前院长妙湛法师指出,中国大陆从恢复落实宗教政策以后,“近十几年来,各地佛学院办了不少,成才者寥寥无几,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笔者在十年前参加过“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和“全国汉语系佛学院教材编审委员会”这二次会议,十年过去了,中国佛教教育也取得一定的成就,但至今依然在困境中徘徊。这十年来的蹉跎表明,若不从思想层面痛下反省,即便连操作层面的教材建设都不可能顺利进行。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大陆地区的佛教界和学术界至今依然存在着“三资危机”:师资断层,资金短缺,资料匮乏。相比较而言,学术界更缺的是“有贝之财”,佛教界则更缺“无贝之才”。近年来,政府推行“科教兴国”国策,学术界缺“有贝之财”的困境将会得到某种程度的缓解。而赵朴初先生十年前提出的“称职、合格的佛教人才奇缺”这一现象,现在依然是阻碍佛教事业发展的瓶颈。法不孤起,待缘而生。考察中国佛教教育事业,离不开中国社会的大环境,特别是最近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对佛教所带来的正负两方面的影响。 

在经济领域,中国迈入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格局,壮大了佛教的社会基础,也给寺院经济的发展带来蓬勃的生机;但整个社会在发展市场经济中所带来的价值失范,某些部门利用宗教谋取经济利益的政策失误与牟利行为,亦加速了佛教世俗化的过程。

在政治领域,政府贯彻落实宗教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促进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符合政治民主化与政教分离的世界性潮流;但落实信仰自由政策在各地的不平衡,以及国内外敌对势力和民族分离主义与宗教错综复杂的关系,亦从左右不同方面,对宗教的正常发展造成障碍。

在精神领域,官方主流意识形态走下神坛的世俗化过程,为宗教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精神空间;但现阶段佛教状况因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精神生活中的宗教需求,导致其他宗教和民间信仰乃至邪教乘虚而入,与佛教争夺信徒。经济水准的巨大差异和政策失误,也使佛教人才和智力成果大量流向海外、境外,“马太效应”越演越烈。

俞学明:佛教教育发展不只关乎于佛教自身

有了佛教自身超越时空的基本特质,佛教的发展问题,事实上就是佛教如何更好地“应”当今社会的“机”,如何更好地发挥自己内在生命力的问题。

当代社会全球化、现代化、信息化、网络化的发展,使得人们的生存环境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但这种变化并没有消解佛教的生存基础;相反,仔细分析当今社会的特点,我们注意到,佛陀建立的教法与当代社会现实之间,有着更为明显的契合,使人们更容易贴近佛教的宗旨,体贴佛法的精义。具体表现为:全球化使得人类的共生性加强,相互联系、彼此依赖的关系更为鲜明;个体的生存流动性加强;人类的界限,拥有了新型的形式,国家、民族之类的有形边界的重要性在削减,取而代之的是文化、宗教、经济等的无形边界,边界内外的互动频繁;网络世界,加强了个体之间的平等性,加强了个体对社会的影响力,自我的选择和决定显得更为必要,虚拟和现实之间的界限模糊。这些,都为人们理解佛教的基本理论--缘起论、因果论、业报论、实相论等提供了更有利的基础,为佛教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

当代社会的发展态势,在为佛教提供新的机遇的同时,也以其复杂的社会环境和关系,给佛教的发展提出了更为综合的思考要求。

考虑到“佛教在世间”的生存现实,佛教的发展决不能实行教内自我封闭,而必须关顾到教内和教外的不同角度的思考。

教内信众和教外人士对佛教关注的立足点不同。从教内信众而言,“佛教要发展”是前提,是不可能怀疑的目标,所以思考的核心在于“怎么才是佛教的真正发展”以及“怎么发展佛教”的问题。对于教外人士而言,“佛教是否要发展”的问题,取决于“佛教是否真实地为个体带来帮助”、“佛教与现实社会是否协调”、“佛教是否为社会的和平和发展提供了有益的支撑”,以及“佛教与其它社会利益团体、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等。因而,对于“佛教发展”这个命题,本身就存在着教内和教外的不同设定。

佛教教育和佛教的长足发展有着休戚与共的关系。佛教教育的开展,应在教内和教外寻找到共同的基点:使佛教“在世间”的生存,既有利于佛教自身的发展,也有利于社会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佛教和社会的共生意识是佛教得以发展的前提。“佛教教育”的开展,需要考虑到佛教的丰富性、层次性、和社会的共生性和互动性,需要具有更为宏阔的视野、更为整体综合的教育理念。

分析“佛教教育”这个概念,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以佛教为内容”的教育、“为佛教的教育”和“以佛教(界)为教育主体”的教育。

“以佛教为内容”的教育,是把佛教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成果,佛教教育有必要超越佛教信仰的界阈,让生存在世间的人们分享佛陀和他的后继者们的智慧和创造。其教育对象是所有的人。

“为佛教的教育”,即为了佛教的生存和进一步发展而进行的教育,又包含两个层次,其一是让非信仰群体了解佛教,从而为佛教的发展争取更大的空间,其对象是社会各阶层;其二是扩大信仰者队伍,提高信仰者的综合素养,促进佛教人才的培养,其对象是以僧伽为首的“四众”。

“以佛教(界)为教育主体”的教育,教界一方面承担着自身人才培养的责任,另一方面借助教界的力量开展社会教育,把“兴学”作为教界参与社会、深入人间的管道,在利益群生的基础上,促进佛教的发展。这要求教界以人文关怀为主要方针,以利益大众、利益社会为目的,在人文关怀的基础上对社会大众传达佛法的精神理念。

这三个层次的“佛教教育”,其共同特点是“佛教为世间”,这既符合佛教的根本宗旨,又符合教育的核心取向。也只有首先破除“世间为佛教”的狭隘心理,树立“佛教为世间”的人间性导向,以帮助佛法住世为核心目标,获得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相即不二,才能使教内外超越信仰的界阈,取得教育共识,真正做好佛教教育,在利益社会、利益大众的同时,发展佛教,显扬佛教超越时空的生命力,也才能真正成就“世间为佛教”。

佛教教育的成功是社会众缘和合的结果。在整个佛教教育的体系中,僧伽教育只是以佛教界为教育主体、为了佛教教团生存和发展、住持佛法而开展的对正式出家的佛教信仰者的教育,这相当于以上三个层次的佛教教育的交集。僧伽教育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把佛教教育简单地等同于僧伽教育,僧伽教育等同于僧才教育,而僧才教育又仅仅等同于教理和修持的提高,这样的教育观念和实践不仅大大地缩小了佛教教育的内涵,而且会阻碍整个佛教的发展,并进而限制佛教对社会的价值实现。同时,会促使大众产生佛教教育是教界自家事的误解,甚至会让一些大众进而认为佛教教育的目的就是佛教界抢夺人才、通过人才竞争发展佛教教团,与社会其它利益团体争夺社会资源,这种误解最终会导致大众和教界的疏离甚至敌视。无可否认,作为组织形式的佛教有其自身的利益诉求和取向,也无法逃离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在发展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官僚、腐败等的弊端。但纯粹把教团作为社会利益团体,汲汲于“世间为佛教”,既不符合佛陀创教本怀,也无法让大众更好地分享佛教的精神文化价值,更不可能使佛教教团获得更为良好的发展环境和空间。

当前中国社会对佛教教育的关注,是遍及了教、学、政三界的,这意味着人们有一个共识:佛教教育不仅仅是教界的事,佛教的发展也不仅仅是只关乎佛教自身的事,它同样关乎社会的安定和谐,关乎国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因而需要更多的人参与思考和规划。也正因为佛教教育兹事甚大,所以需要站在更为高远的立场上思考佛教教育的方向和构成,更好地动员社会多方面的力量,更好地运用佛教文化资源,促进佛教和社会的和谐共生、互助发展。

   深圳弘法寺佛学院公开聘教师 开中国佛教之先河

\

深圳弘法寺佛学院公开招聘教师(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贾思祺)

凤凰网华人佛教深圳讯:2011年5月21日上午,备受瞩目的深圳弘法寺佛学院公开招聘教师工作正式进入面试环节,中国佛教教育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开先河之举在弘法寺法堂悄然进行。虽然当日的面试现场不像寺院中其他佛事活动那样规模宏大,但这个很像大学论文答辩的面试现场却开创了中国佛教教育的先河,这是中国僧伽教育史上第一次向全社会公开招聘教师。此次招聘共有来自全国各地僧俗两界的150余位应聘者报名,经专家遴选和筛选,33位应聘者参加了今天的面试。

\

应聘法师做主题演讲(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贾思祺)

由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常务副院长湛如法师,中国佛教协会教务部主任宏度法师,北京大学佛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李四龙教授,北京大学宗教学系博士生导师姚卫群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杂志常务副主编黄夏年教授,北京大学宗教学系王颂副教授等10位佛教专家学者组成的庞大评委团使此次公开面试在学术上具有极高的含金量,无形中也增加了应聘者的难度和紧张情绪。参加面试的每位应聘者有8分钟的主题演讲,之后就是7分钟的评委提问。在面对“谁在流转生死?”“用一句话定义无明。”“俱舍论中的俱舍是什么意思?”“极乐世界是否性空?”“如果中国的佛学院要开10门课,这10门课让你决定,你会选哪些?”等诸多提问时,应聘者或侃侃而谈,或缄默不语,或直言“不清楚”。评委的相关提问涉及佛教史、佛教名相、佛教哲学、佛教心理学、佛教经典等方方面面。评委提问、应聘者回答及评委解答等环节都令旁观者大呼过瘾。

\

招聘面试的评委(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贾思祺)

回顾中国佛教历史,我们会发现,以往的中国佛教教育,主要由寺院承担,许多寺院办佛学院,招聘老师多数由本寺的僧人承担,或由寺院在外请聘。此次弘法寺在社会上公开召聘学院教师,不仅是中国佛教教育史上的第一次,而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代表了未来佛教教育发展的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黄夏年教授认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经正在进入公民社会。而公民社会的特点是透明与公正。弘法寺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在佛学院招聘工作中率先举起了透明与公正的旗帜,向整个社会公开条件,接受全国各地僧俗两界人士的报名,使这次工作不仅变成了一次寺庙行为,而且也在整个中国佛教中起到了先进的作用。

\

招聘面试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贾思祺)

近百年来中国佛教最缺少的是人才,所以百余年来中国佛教界一直在办教育,民国期间曾经办了七十多所佛学院,现在全国有四十多所佛学院。深圳弘法寺虽然办佛学院较晚,但起点较高,充满活力。更重要的是弘法寺积极与世界发展潮流接轨,同时又根据佛教的特点,办教育,培养人才。深圳弘法寺佛教院的创办对中国佛教来说意义重大,必将对整个佛教教育产生深刻影响。

弘法寺佛学院是经国家宗教局批准,由深圳弘法寺和北京大学共建的一所直属于中国佛教协会的全国性高等佛学院。院长为佛门泰斗、临济宗第四十四代传人、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深圳弘法寺开山祖师本焕长老。常务副院长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大和尚。

据悉,2010年10月22日,深圳弘法寺与北京大学签署了共建协议书,弘法寺佛学院的课程体系、专业设置等软件部分主要由北大来负责。印顺法师表示将把深圳弘法寺佛学院缔造成一个全国性高等佛学院和深圳社会人文坐标,从而使佛教的智慧润泽每个众生,促进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

黄夏年:对新世纪的佛教发展靠佛教人才

中国古代佛教丛林式教育,最重要的一点是,师徒关系是培养人才的基本模式,徒弟跟着师父学,师父有多大的本事,徒弟就能学到多少东西,如果师父教不了,徒弟还可以再拜其它师父,所以一位高僧往往要拜很多的师父,最后才成为一名大家。

玄奘法师就是这样一个成长的过程,当他在国内已经不能满足于师父的教授程度时,就到国外,向外国的师父学习。这种教育模式的特点在于,培养的人才视野较窄,知识面的广度和深度不够,以通一经者居多。像宫共法师这种具有全材和通材的一代大德,每个朝代也只能出现几个而已。现代式的佛学院教育,因受西方教育模式的影响,重在学堂授课,以传授知识为主,培养的人才在知识结构上明显较优于丛林教育模式培养出来的学僧,但在修行方面,则又不如丛林教育出来的僧人严格,而佛教的特点又在于强调修行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一方面要有知识,另一方面又要有很好地修行,学修关系成为当代佛学院教育的一个不好理顺与不好解决的两难问题。

有人指出,佛教教育不同于一般的世俗教育,因为佛教教育是教人怎样做人,予人精神 解脱。而世俗教育是教人知识,让人怎样谋生。现代的佛学院教育由于受到了世俗教育模式 的影响,偏重于知识的灌输,学增僧因此在知识上有了长进,但在修行上却退化了。

学修关系最终涉及到培养什么人的问题,亦即牵涉到办学的宗旨和办学的方向。赵朴初老人生前在世时,倡导佛学院的“学僧生活管理丛林化,丛林学院化”,就是试图将丛林教育与学院教育两者结合起来,学僧在日常生活中过丛林的生活,在学习中接受学院式的教育。一些佛教院校按照赵朴老的说法,进一步提出了“学修一体化、生活丛林化或学院丛林化,丛林学院化”的模式。

在我国的佛学院,学修一体化是很多佛学院的办学宗旨,各佛学院的课程设置里无疑都包含了学与修这两方面的内容。如中国佛学院灵岩山佛学分院提出了"教遵天台,行归净土",天台是"教",即教义思想,净土是"行",即修持踐行,办学的目标非常明确。福建佛学院(女众部)强调"解行并进","解" 是理解,是学,"行"是行持,是修,学修一体就是理论与实践的总和。"学"是现在通常说的理论,"修"是现在通常说的实践,学修关系就是理论与实践相联系的一个重要的问题。佛教是一个强调智慧的宗教,其最终目的是予人以精神解脱,宗教的特点是有信仰,"学"是要人怎样去从理论上了解人生的真谛,怎样掌握人生和社会的知识,这些知识既包括一般世间的常识性知识,也包括佛教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等教义理论学说,说到底就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应该做一个什么样人的问题,以此,培养教徒的宗教理性信仰,建立正信。佛教也是一个重视修持的宗教,最终要给教徒提供一个身心俱安的人生解脱体会或境界,“修“就是要人去亲自实践解脱的方法,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即做人做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它可以起到培养教徒的宗教感情,亲近佛教,加强教徒的宗教感情信仰,不走邪路。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21世纪。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里,我们召开关于佛教教育的讨论会,这说明佛教并对未来佛教人才的培养是何等的关心与重视,对新世纪的佛教的发展是怎样的关切,我们祈望通过这次研讨会,对佛教界重视学习知识,努力修持的风气有一个较大改观。同时也对研究佛教的学者有一个更大的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