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当前位置:佛学在线 > 佛教新闻

最新更新
·成建华深情忆朴老:每当遇到困境犯愁时,总能在万里之遥接到朴老的信
·本性法师忆赵朴老:朴老犹如菩提树,永远活在我心中
·台湾南林尼僧苑开山方丈惟俊和尚尼安详示寂 世寿73岁
·法门寺佛学院发布2020年秋季招生简章
·慈济54周年:全球志工线上祈福
·湖北咸安佛教界捐赠12.7万元物资帮助宗教界及少数民族同胞
·普陀山佛教协会向菲律宾、美国、日本等33座友好寺院捐赠口罩
·西昌火灾火线距千年古刹光福寺400米 山顶五祖庵受损严重
·这次捐赠有“禅意”:17.8万元“佛系”物资驰援武汉
·全球“抗疫” 美国部分佛教道场暂停开放
本周焦点
·台湾南林尼僧苑开山方丈惟俊和尚尼安详示寂 世寿73岁
·上海电视台新闻节目主持人舒悦到江苏千灯延福禅寺拜会秋风大和尚
·藏传佛教活佛也分等级?排名地位大公开!
·河北井陉朝阳寺隆重举行扶贫济困活动 华严祈福胜会
·江苏金湖县大佛寺隆重举行佛七法会
·天津传奇:千年古刹大悲禅院中的神秘灵骨
·2013年湖北省佛教讲经交流会在黄石举办
·全球“抗疫” 美国部分佛教道场暂停开放
·释心印大和尚本月19日于潮阳大北岩安详圆寂
·鸡足山高僧简介
推荐阅读
·佛骨舍利与中国佛教之缘
·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朝阳寺举行地藏殿藏经阁落成庆典
·湖北黄梅四祖寺壬辰年放生法会圆满
·吉林六鼎山景区金鼎大佛开光以来首次举办传统庙会
·江苏东台弥陀寺召开四众弟子会议
·世界最高阿弥陀佛铜像将免费对外开放
·福州西禅寺的台湾情缘:本是台湾佛教源流之一
·上海市普陀区两个专项工作汇报会在玉佛禅寺举行
·河北廊坊永清白塔寺2012年水陆法会圆满送圣
·湖南武汉归元护生群联合红安天台寺举行大型放生法会
佛教新闻 > 国内新闻 > 内容

成建华深情忆朴老:每当遇到困境犯愁时,总能在万里之遥接到朴老的信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20-05-22 22:19:12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文:成建华

光阴荏苒,转眼间朴老离开我们已整整二十年了。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是朴老逝世二十周年祭日,忆想当年与朴老在一起的情景,聆听他老人家的谆谆教诲,无不心潮澎湃,思绪万端。

朴老是2000年5月21日逝世的。记得在他去世的当晚,我就和时在北大做博士后的湛如法师一起去了他家。朴老家是个四合院,看起来不是很大。当时,院子里摆满了鲜花和花篮,东侧是朴老生前诵经打坐的小佛堂,被临时布置成了灵堂供人们前来凭吊,气氛庄严而肃穆。如今,虽然已二十年过去了,但此情此景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

朴老去世后,我每年都要去南小栓胡同1号看望他夫人陈阿姨。每次到了那里,我先到朴老灵前拈香致敬,默哀沉思片刻。每当看到眼前那熟悉的小院,看到依旧陈设的朴老书房兼会客厅时,无不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物是人非的沧桑感。见到陈阿姨时,总会看到她开心而又难以诠表的复杂心情。有一次刚寒暄几句,她就情不自禁,泪如雨下。也许是朴老走后,老人家太寂寞、太郁闷的缘故吧。陈阿姨晚年,腿脚行动不便,平时需要人照看搀扶。当我要跟她话别的时候,她总是重复地对我说:“建华啊,你要经常来呀”,说罢便强打精神把我送到书房门口,总是含泪目送我远去。每次看到这一幕时,总让我感到心酸,心里甚至有一种五味杂陈而又说不出来的滋味。

我第一次见到朴老,是在1982年,记得是在南京。1984年当我来北京学习时,见朴老的机会自然就多了。特别是1986年我被选派到斯里兰卡留学后,与朴老直接或间接接触,也就变得频繁了起来。所以我对朴老的感情,自打那时候起,可以说是与日俱增。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当我国尚处在“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的初期时,国民经济仍在不断调整、逐步恢复与转型之中,所以经济发展相对比较落后,交通设施也很不发达。当时,按照公派出国的惯例和标准,记得给我们每人发了三十美金。

1986年11月8日,我们满怀留学深造的豪情,踏上了人生第一次出国的旅程。那天清晨,我们从首都机场搭乘中国民航前往香港,并按既定的行程,在香港转机辗转到斯里兰卡。由于当天后续航班的延误,我们在香港启德机场停留了整8个小时。那时的香港尚未回归,没有签证我们也无法出机场,所以朴老交办的香港友人,也只能在外边打个电话到候机室里,让前台找我们接听,以示对我们过境的关照。

令人难忘的是,在香港转机的那天,还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却让人贻笑大方的小“意外”。不过这一意外的小插曲,事后还真让我们几个懊恼后悔了几日呢。今天说来也确实觉得唏嘘可笑。

记得那天中午,有位机场工作人员给我们送来一张午餐券,说是让我们自己去找地方用餐。说实话,一大早就出发,加上一路紧张奔波,消耗还挺大的,再加上又是平生第一次出国,更谈不上有任何的经验,所以,对于早就饥肠辘辘的我们来说,当走到琳琅满目的食品橱窗前,看到自己从未见到过的各种洋饮料、各式西餐和香港风味美食时,能不食欲大开、饭量陡增吗?

饱餐一顿之后,我们就拿着券去结账。然而出乎我们意料的尴尬一幕出现了。一经结算,说是严重超标,需要我们补交饭费。我的天哪,一种莫名而又无奈的心情油然而起。虽说这件事让我们有点难为情,但为了中国人面子,竟毫不犹豫地从我们“小金库”里支出几十美金来补交。

虽然这次“教训”令人印象深刻,但今天当我再次回忆起来时,不禁自嘲而感慨。是啊,在当时那个年头,我们中国人还是一穷二白啊,所以把外汇看得比金子还要贵重许多。

由于时差关系,飞机落地时已是斯里兰卡次日的凌晨了。眼前的异国风情,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别样和陌生。第一夜我们就领教了兰卡蚊虫叮咬的恐怖了,五味杂陈,几乎一夜未眠。生活习惯以及饮食起居上的种种落差,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几乎被压得快喘不过气来。就在我们一筹莫展,感到无助而苦恼时,中国大使馆的一等秘书俞国第先生突然来看望我们了。

当时的见面情形,犹如见到久违亲友一样的亲切,心情也无比喜悦和激动。事后我们才知道,这一切安排,都是朴老事先亲自给我国时任驻斯里兰卡大使写信、托付使馆关照我们的结果。朴老日理万机,平日里工作非常的繁忙,但还惦记着我们在国外的生活起居,并经常写信来嘘寒问暖。每到逢年过节,俞国第先生就会亲自开车来,接我们去使馆参加团拜和国庆招待会,并借此改善一下生活。每次到使馆时,遇见大使或其他官员时,对我们所说的最为亲切的一句话就是:“使馆就是你们的家”。

是啊,那段时间以来,我们的的确确,也已深深地体会到,使馆就像自己的家那样,让人感到亲切而温暖。每当我们看到使馆前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时,心情总是那么的激动不已。若问什么叫爱国?只有当那一刻时,才会真实表露出一个人由衷的爱国情怀来。

有一天,爱国华侨张德焕先生拿着朴老给他的亲笔信给我们看,并给我们拎来了奶粉、水果和日用品。与张先生初次见面的情景,令人记忆犹新。我们在斯里兰卡留学期间,张先生一有空就会来,有几次还与我们分享他的往事,以及他前后参加接待周总理和朴老访问斯里兰卡的情形,言谈间无不表露出他与朴老的深厚情谊。我们曾多次应邀到张先生家做客。每到中国春节快要到来之际,张先生总要提上一大堆吃的过来,以及几张红纸和笔墨,让我们来为他家写春联。幸亏我练过毛笔字,总算能应付得过去。

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正在犯愁的时候,总能接到从万里之遥,漂洋过海而来的朴老书信,也许这就是一种心灵上的感应吧。朴老的书信,就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与挑战的动力。“难行能行,难忍能忍,难学能学”,临出国时朴老对我们的教诲言犹在耳,历久弥新,无不激励我们排除万难,迎难而上。正是在朴老的悉心关怀和精神鼓舞下,我们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克服了生活上的难关和语言沟通上的障碍,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为了使我们能够集中精力,专心致志地学习,朴老还专门从他的“日本庭野和平奖”里拿出了一部分经费来,贴补我们生活与学习上的亟需。每当想起这一切的时候,无不令人感激和动容。可以说,我们一路走来,所取得的每一个成绩,都是在朴老的鞭策、鼓励和指引下而取得的,都与朴老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支持分不开的。毫无疑问,没有朴老当年的栽培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每当我们忆想起在斯里兰卡这段不平凡的人生经历时,无不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心中充满对朴老的无限感恩和爱戴之情油然而生,溢于言表。饮水思源,我们将会时刻铭记朴老的教诲,真正肩负起时代赋予我们的崇高使命,潜心学问,踏实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再创辉煌,以告慰朴老的在天之灵。

朴老生前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同时,他又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作家、诗人和书法大师;还是一位长期从事社会救济救灾工作,慈悲为怀的慈善家。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风度儒雅,博学睿智,为新中国对外友好交往和佛教文化复兴事业鞠躬尽瘁,作出了卓越的功勋,深受海内外佛教徒和国际友人的尊敬和爱戴。

“明月清风,不劳寻觅”,体现的是朴老非凡的胸襟和了生脱死的超然境界!今天,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尚未过去,令人非常的遗憾,我们不能像以往那样,召开一次追思会或学术会议来缅怀和纪念他,所以谨写此文,聊表我对朴老的深深敬意和无限怀念之情,缅怀他老人家革故鼎新、公勤廉明、追求真理的伟大一生,并继承朴老遗志,将他的未竟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发扬光大。

今天,朴老虽已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浮现。朴老是我们无法超越的一座丰碑,永远激励着我们精进不息;朴老是一座灯塔,时刻指引并照亮我们前进的方向;朴老是时代的楷模,是世代国人学习的典范。

赵朴初精神永在,将永远活在人们心里。

下一篇:最后一页